潮流中国

拳击,哈雷,骑马……谁说画家一定要儒雅,看“硬汉大叔”笔下的世界

拳击,哈雷,骑马……谁说画家一定要儒雅,看“硬汉大叔”笔下的世界

  吕山川笔下的汶川大地震《事件2008》系列 “我希望以后还能像今天这么过,就是能画画,能骑哈雷,能骑马,这是我最大的理想。”说完这一句,吕山川喝了一口茶,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今次碧鬼视频:狂放的硬汉——艺术家 吕山川 5’45 在今天普通人的眼里,吕山川是一个已经“熬出头”的画家——他有作品进入了上海国际双年展,并且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到2014年,他的画作收藏价达到80万;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评价吕山川《消失的绘画》为“绘画的重生”。 2010 《消失的绘画》No.1 入选上海国际双年展,这对一个福建籍艺术家来说并不容易 吕山川是一个典型的闽南人,说话操着一口浓重的地方口音。据说,那是唐朝人的原音。 闽南人有很深的文化遗产,闽南人豁达开朗,可能就是留有唐朝人的遗风,“每次喝醉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唐朝人。现在的闽南语可能很多人都听不懂,但它可是地道的唐音(此时,吕山川呷着啤酒,略为自信的说),现在中国很多学者研究古汉语和唐音,都要在闽南找。”   “有意思的是它又是以前的前线,在我小时候,因为海峡两岸关系会有很多台湾那边飞来的白气球,夹带着一些糖果包和传单,我和一些儿时的朋友会去追,然后用弹弓打下,就为了那些糖果,现在看来可能那就是糖衣炮弹的感觉,还有那些看得不大懂的传单。生活在这个所谓的前线,从小就对这个政治比较敏感,从小关心事态,因为大人们都在谈,很多亲戚又都在台湾,所以很自然会有这种敏感”。吕山川曾这样描述,或许这就是他画面中会不断的涉及到一些和自己年代成长有关的新闻政治图片的原因。 吕山川还有另外一个爱好就是玩“哈雷”,速度、刺激,同时兼具艺术的细腻敏感,似乎是这个男人身上的关键词。他有时像一位中式儒雅文人,有时又是一叛逆的“老男孩”,有时是一位仗义的为朋友出头的“好哥们”……所有这些构成了吕山川——在艺术道路上坚持自己的创作,随性的将艺术揉入自己的生活,将生活渗透进艺术的热爱生活之人。 画家吕山川 受到父亲影响,吕山川从小爱画,小时所有的课本,但凡空白的地方,没一处不是画满了小人书中的画儿。“有次期末数学考试,我写完卷子,时间还早,就在卷子上仔细画了个赵云头像,老师看了大怒,给我的卷面成绩打了个‘100-20’。” 从他的讲述中感受到一种英雄主义情结。无论是当年看了《少林寺》想去嵩山习武,还是这几年他开始迷上散打、拳击,常常和教练切磋。总之,在记者眼中,他不仅仅是一位当代知名的艺术家,更是一位性情中人。 他爱狗,爱马,爱养鱼,之所以这么喜欢动物兄弟,只因性格至真至纯吧~ 爱马波依 两只小狗因在通州狗市买回,取名通通和州州 山川笔下的锦鲤 “这辈子注定是走不了习武之路的,因为家父是画国画的。” 吕山川曾有过无数个通宵画画的夜晚,这不仅仅是喜欢那么简单,或者用“热爱”一词也概括不够准确。总之,在最开始的那几年,他走了很多热爱艺术人走的路。大学学了美术专业,毕业后留福建师大任教,之后,央美进修。 吕山川镜头下的老师大 山川的大学时代 北京走了一圈,吕山川对艺术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认识,之后思维也更加活跃。像是1997年的“漂移”展,1998年的“亚太地区交流展”,1999年的“中日当代艺术展”,2001年的“同异性描述”等等展览,让吕山川不仅仅是参与者,还成为了福建当代艺术或者是中国当代艺术一个特定时代的见证者。 当然,人生中还有很多也是不曾设想的,就如他2009年的辞职,北上。 “我一直认为福建艺术家有一种‘孤军奋战’的精神。”在吕山川看来,在福建做当代艺术,会有些孤单,这也许也是众多位闽籍当代艺术家出走的原因,这其中包括国内知名艺术家蔡国强、陈文令、邱志杰等等。自2007年便开始时不时地去北京寻找“同类”的吕山川,到了2009年终于选择了离开,从高校的副教授成为了一名纯粹的艺术创作者,一个只为自己而歌唱的创作者。 《消失的绘画》 No.10 消失的绘画 2010~2011年 作品《消失的绘画》参加了第八届上海双年展“排演”。从2010年1月至10月每月在同一块画布上画一幅画,每一次的绘画都把前一幅画覆盖使之消失,07,08年我选择报纸作为创作素材至10年以这幅作品作为以报纸为素材的结束。 ——吕山川 在国内乃至亚洲最富盛名的上海国际双年展2010年的主题——生活即排演,以及吕山川入选的作品《消失的绘画》。生活在每天进行着,无法复制,无法排演,稍纵即逝。作品也是同样,甚至一些绘画也会消失。 《消失的绘画》 No.1 “新闻只在瞬间发生意义。覆盖的手法使绘画本身消失了,新闻也变成了旧闻。” 画油画的人在练习过程中经常在旧画布上覆盖,再创作新的作品。但吕山川这次是把无意识的覆盖转换成有意识的覆盖。 《消失的绘画》 No.4 在叠加的过程中,前后每一张都有一种必然的联系和延续,最后一张联接到第一张的存在。每张画都不再是为了结果而存在。吕山川在一年的时间里,在一块画布上重复实验,一个月画一张,在2011年上海国际双年展展览的过程中,他把最后两幅画完。 “福建籍艺术家进入上海国际双年展是不多见的,寥寥几人,而你创作的作品在得到众多人赞誉后,却在展览中消失了,这是否对你多少有点遗憾?”当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吕山川很腼腆地笑着说,肯定会有些不舍,但这是和自己的一种较劲,考验内心是否强大。同时,之前作品的肌理可以做下一幅的铺垫,这种创作本身也是一种实践的过程。 世界广场 – 埃及 500cmx300cm 世界广场 – 麦加 500cmx300cm 广场 – 天安门 400x250cm 2012 不会喝酒的骑师不是好艺术家